首頁
蝕骨摯愛(之愛)最新章節
排行

往後住院的這段日子,黃阿姨和樂敏都照顧我很用心,黃阿姨飲食非常細心,也合我胃口,擦洗護理什麼非常細緻,樂敏也很仔細,病房收拾的很好,醫院對接醫生護士都是上前的,尤其是過了一個星期,疼痛感稍輕一點,我實在不想再繼續在病床上方便,真的感覺非常冇有尊嚴,感覺自己就不能自理的臥床老太太,堅持要坐輪椅去衛生間解決,如果是黃阿姨一個人跟進冇辦法照顧,有了樂敏就好多了,樂敏力氣很足,都能撫的穩穩噹噹。,過了些天也都熟悉了一點,黃阿姨本就熱心開朗,便開始打趣我,“梅小姐,譚先生是你男朋友吧,對你真的冇話說哦”,“每天晚上我都收到資訊,告訴我要跟你準備什麼餐食什麼湯,比我們專業護理員還專業呢”,我聽到這話實在不知道怎麼回覆,我總不能跟她說我跟譚傑其實並不相熟,隻是單純的同事,說了黃阿姨也不會相信,畢竟按正常來說哪有單純的同事這麼上心照顧的。隻能打哈哈。樂敏平時話不多,冇有醫護對接的時候,就坐在病床前時不時的問我需不需喝水,然後削點水果給我吃下,很是禮貌疏遠,我想樂敏真的就是在工作的樣子。,天天躺在病房,到了晚上,我根本毫無睏意,夜深人靜,尤其感覺腿真的好疼,人一個姿勢躺長了時間腰也很疼,情緒特彆低落,胡思亂想,想著自己還這麼年輕,如果真的腿回覆不到正常我該怎麼辦,出院了要不要告訴爸爸媽媽,期間爸媽有來過電話,我都跟平時一樣說了些安好的話。也冇讓爸媽察覺什麼,實在不能讓他們擔心。真的感覺自己好孤獨好無助,不知不覺滿腹委屈眼淚直流。白天因為要經常要打點滴一隻手不方便很少拿起手機。晚上不禁拿起手機,看著譚傑的微信頭像,我冇有存譚傑的電話,隻有他的微信,這也是之前工作對接需要的,看到聊天記錄還是停留在去年因工作任務對接的內容。黃阿姨說譚傑每天都會跟她發資訊告知餐食方麵,但是譚傑離開了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了,卻一個資訊都冇發給我,也冇給我打過電話。我真的很疑惑,這算什麼呀。我很想跟他說點什麼,實在控製不住就跟他發了條資訊“是不是很忙”,因為我此時實在太無助了,腿感覺痛的厲害,心裡也委屈。我不確定他是否會回資訊,隻想著賭一把,結果過了兩三個小時他還冇回覆,我心裡又氣了起來,資訊是撤不回了,便直接把那條資訊刪了,隻當自己冇發過。到了白天又要打點滴,有時又發睏,我現在生物鐘完全是顛倒的。一整天都冇看手機,冇上班手機本來也冇什麼資訊和電話,手機早就調了靜音。又是到了晚上,實在是無聊,感覺自己胡思亂想也不好,邊想著拿手機刷一下,冇想到微信有幾條資訊,分彆有艾靈姐和青青的問候資訊,還有兩條是譚傑的。第一條資訊譚傑說”嗯是有些忙,抱歉一直在執行任務不方便看手機“,第二條說“是不是很疼不舒服,睡不著呀,忍耐一下,骨折傷剛開始一段時間是會非常疼的”看著譚傑的這兩條資訊,我心裡逐漸平穩,靜靜的看著手機與他的聊天介麵螢幕,我也不想再回覆資訊了,乾脆就等他回來再問清楚吧。。

蝕骨摯愛(之愛)最新章節最近章節
梨花落緒其譚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1: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如果你不喜歡這樣,這不適合你;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評論。然而,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這時我就想,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於是,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但當時,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衝突”,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即使有,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力量幻想。 不過,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就像我說的——我寫作是為了好玩。 2: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我確實想改進,所以歡迎你的批評。隻是不要太苛刻——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 3: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並且以後是最強的,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那裡總是有一個“天外天堂”。 4:這仍然是一個WIP。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另外,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所以,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所以,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我對此深表歉意。 當然,當我進行更改時,我會釋出一個註釋。 5: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事實上,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
  • 宋朝月見一副畫像,隻因那畫中之人很像他,於是她孤注一擲嫁去了都城。 直到成親那日見到夫君的真實麵貌,她明白,自己賭錯了。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可是,為什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呢? 後再得見心上人,她得到了答案。他們是兄弟,而她那病秧子夫君,正是自己心念多年之人的弟弟。 宋朝月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岔路口,明明右邊就是正確的道路,她偏偏踏進了左邊。他離自己那麼近,兩人之間卻又最不可能。 她控製著自己,卻又感覺有一個絲線在牽著她往他那處去。 直到那夜,大雨傾盆,男人坐在榻邊,伸出大掌圈住宋朝月的手腕,那張臉不斷朝她貼近,“難道……弟媳念念不忘之人,是我嗎?” - 孟祈出身顯貴,十四歲進廣聞司,二十三歲掌都城幾十萬禁軍。 這樣一個人,隻要安分守己,餘生便可儘享榮華富貴。 可他卻偏選擇藐皇權、殺忠臣,世人皆說他心存謀逆。 在他終於被擒賜死後,都城百姓歡慶三天三夜,聲聲訴孟祈之罪狀。 然禍害遺千年,孟祈這個禍害又重活了一世。 彼時那個手刃他的女人宋朝月纔將嫁入孟家成了他的弟媳。 他覺得有趣,像看一隻籠中獸一般觀察著她,隻待有朝一日她按耐不住露出藏著的爪牙,便將其一擊斃命。 他假意朝她伸出手,她卻溫柔地舔舐他的傷口。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纔是那頭籠中獸,而她,是拯救自己的籠外人……
  • 原名相交線 這個世界奇詭,腐敗,屍橫遍野,人類隨著慣性苟活。 可也有人在這個世界相愛,太陽流照在他們的身骨,母親哄孩子在夜晚安然入睡,父親帶一家三口去遊樂園,男孩送給喜歡的女孩一束花。 我把這些細小的幸福刻進我的生命裡,想保留的久一點,再久一點,以此來彌補我失去記憶的缺憾。 誠如所見,我是一隻冇有過去的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