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嗜愛為空筆趣閣
排行

嗜愛為空筆趣閣

分類: 其他
更新: 8天前

“究竟怎麼做才能讓所有人喜歡我,究竟怎麼樣才能讓不堪的我變得受人敬仰。可我生來不是為了討好任何人,為什麼我無論我怎麼做都會被指責,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欺負我?”冇有呢喃細語,冇有歇斯底裡。黑暗的夜一片寂靜,月光照映下隱約見有一抹直立身影。“惠敏啊惠敏,所有的痛苦都是你自找的,本來你乖乖的不和媽媽回懟怎麼會淪落在家門外,惠敏啊惠敏,我知道你冇有錯,但是結果的痛苦隻能你自己承受。”“可是我冇有錯,為什麼這麼對我......”身影似乎成為了樹,僵硬了;似乎成為了房屋前的石頭,冰冷了;成為山中的湧泉,濕潤了。淚水一滴滴從眼中生出,盈滿,盛出,擦拭,揉弄,直到委屈漫上心尖尖。身影變矮了,變寬了。,惠敏埋著臉燜包子似的過了好久好久,抬起頭,深黑的眼瞳在淚水的浸潤下,亮亮的。四周黑黑的,唯一的光亮隻有天空綴著的幾點星星。“好黑。”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處於這種境地之中,惠敏仍然害怕。漆黑的夜讓她心生畏懼,原本的憤慨和悲痛已經散去,留下隻有夜溫導致的冰冷。她看向四周冇有一絲電力所致的光亮,但她還是一直看著看著,確保自己四周冇有任何危險。家裡二樓房間的燈關了。惠敏知道媽媽已經睡下了。可惠敏不能睡,儘管漆黑的夜告知著她這個點大約是惠敏平常睡覺的時間。可惠敏在門外。惠敏不知道該去哪裡,隻覺得自己一直站的位置挺好的,再換一個位置隻會讓她覺得不安。,回家的路不好走,好多坑好多草,好多帶刺的枝乾。惠敏踩在上麵,邊走邊想,自己昨晚跑的真厲害,那麼多坑就摔了十幾次。走著走著惠敏來到了昨晚最大的土坑,裡麵除了泥土還是泥土,要不然就是腐爛的枝葉和剛落下碧綠的鬆針。乍眼往坑旁一看,正是昨晚從家帶走的“破傷風之刃。”惠敏看了兩眼就離開了這個地方。而在惠敏的背後,鬆樹最高處有兩雙眼睛看著她。“啪唧,啪唧。”枝葉再次從高處落下,重重的掉在地上。惠敏走到家門口,門還是緊閉著,媽媽還在睡覺。她隻能等,等到媽媽去上班,她就能回家了。“嘎吱。”惠敏連忙離開家門口,跑到門口不遠處的樹林,躲在殘缺的石牆後。大門開了,身穿夏季紅色絲質睡衣的婦女走出,這是惠敏的媽媽,惠姝鳳。惠敏從石牆缺口偷偷窺視著惠姝鳳的進度,刷牙,洗臉。惠姝鳳打開水龍頭接水,卻把惠敏嚇了一跳,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蹲下,發現媽媽並冇有注意到她這邊,懸著的心放下了。媽媽洗漱完進了大門,惠敏輕手輕腳的小跑到家門口,在房外轉了一通後確定媽媽在廚房,便往返到大門口偷偷的進到客廳,原地站著細細聽了聽廚房的動靜便迅速的上樓。惠敏放下心來,到這一步就不用太擔心其他的事情了。她慢慢的爬上三樓,來到三樓的雜貨間躲在一個集裝箱後,也不管灰塵堆積了多少層,不管也冇有老鼠蟑螂的排泄物。。

嗜愛為空筆趣閣最近章節
肆寂春黑的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1: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如果你不喜歡這樣,這不適合你;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評論。然而,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這時我就想,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於是,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但當時,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衝突”,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即使有,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力量幻想。 不過,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就像我說的——我寫作是為了好玩。 2: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我確實想改進,所以歡迎你的批評。隻是不要太苛刻——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 3: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並且以後是最強的,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那裡總是有一個“天外天堂”。 4:這仍然是一個WIP。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另外,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所以,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所以,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我對此深表歉意。 當然,當我進行更改時,我會釋出一個註釋。 5: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事實上,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
  • 宋朝月見一副畫像,隻因那畫中之人很像他,於是她孤注一擲嫁去了都城。 直到成親那日見到夫君的真實麵貌,她明白,自己賭錯了。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可是,為什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呢? 後再得見心上人,她得到了答案。他們是兄弟,而她那病秧子夫君,正是自己心念多年之人的弟弟。 宋朝月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岔路口,明明右邊就是正確的道路,她偏偏踏進了左邊。他離自己那麼近,兩人之間卻又最不可能。 她控製著自己,卻又感覺有一個絲線在牽著她往他那處去。 直到那夜,大雨傾盆,男人坐在榻邊,伸出大掌圈住宋朝月的手腕,那張臉不斷朝她貼近,“難道……弟媳念念不忘之人,是我嗎?” - 孟祈出身顯貴,十四歲進廣聞司,二十三歲掌都城幾十萬禁軍。 這樣一個人,隻要安分守己,餘生便可儘享榮華富貴。 可他卻偏選擇藐皇權、殺忠臣,世人皆說他心存謀逆。 在他終於被擒賜死後,都城百姓歡慶三天三夜,聲聲訴孟祈之罪狀。 然禍害遺千年,孟祈這個禍害又重活了一世。 彼時那個手刃他的女人宋朝月纔將嫁入孟家成了他的弟媳。 他覺得有趣,像看一隻籠中獸一般觀察著她,隻待有朝一日她按耐不住露出藏著的爪牙,便將其一擊斃命。 他假意朝她伸出手,她卻溫柔地舔舐他的傷口。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纔是那頭籠中獸,而她,是拯救自己的籠外人……
  • 擺爛學渣賀望嶼×轉校學霸寧硯 一個性格開朗卻有點傻一個溫柔體貼卻有點忙 南嶼七中高三(14)班 長處於下遊的學渣賀望嶼,整日裡隻有“擺爛”,偶然之下卻和高二升高三的轉校生寧硯成了同班同學以及同桌。 “對不起,”賀望嶼抬頭看著他,眼中閃著淚光,聲音又輕又小。 “這五年,讓你久等了。”說完,他便把頭埋進了寧硯的懷裡,緊緊的抱著他,一刻也不想鬆開了。 注意:作者文筆不好,練文筆和台詞的,主角高三都已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