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恰逢梨花若雪時閱讀
排行

恰逢梨花若雪時閱讀

分類: 其他
更新: 10天前

“聽說這玉滿堂新來的樂伶那可是傾城國色,娥眉青黛,朱齒皓唇,還有那舞姿堪稱絕色。”“那咱還不趕緊去玉滿堂站一席之地,這晚了,怕是連玉姑孃的背影也看不見了呀。”“走走走……”暮色四垂,這滿城的燈籠月色下,玉滿堂的門口客人絡繹不絕,爭先恐後為的就是一睹這新來的樂伶玉姑孃的清豔絕色。隻見她輕紗掩麵,驚鴻掠影,一曲舞罷,贏得了滿堂喝彩。眾客意猶未儘,人群中嚷嚷再來一曲,聲音此起彼伏,並未理會一切煩雜聲響的玉玲瓏看了一眼程十娘,點頭示意後退入了幕內,留下了玉滿堂的坊主程十娘在眾客之中斡旋著一切,安撫著客人,換了其他樂伶繼續演奏歌舞。脫下舞服,換了一身素衣披上鬥篷的玲瓏從玉滿堂的後門提了一盞花燈悄然出了門,信步向城樓走去。,城樓之上放眼望去是燈火通明,夜色十裡依舊繁華的長安,玲瓏坐在城樓的磚簷上就這樣看著,眼裡滿是酸澀。漫天雪花戛然而至,落在了她的鬥篷上,玲瓏感覺到一絲冰涼,是一瓣雪花落在了她的手上,看著漫天飛雪,她緩緩伸出了手掌心,那片片飄落在手掌心的晶瑩剔透的雪花隨著掌心的溫度漸漸化為烏有,美好的轉瞬即逝。而這是她看到的第三場雪了。她喃喃道“今天長安又下了一場雪。”,玉玲瓏脫下鞋,在古老斑駁的城樓上一舞驚鴻,漫天大雪裡不知為何有一絲悲意瀰漫著。她舞姿裡的每一步向著這繁華長安似在訴說著什麼,無人可知,卻又那麼得悲涼。不遠處的角落裡,一位公子看得如癡如醉,待他回味過來,玉玲瓏已經下了城樓,不知所蹤。回到玉滿堂的玉玲瓏卸下鬥篷,倒了一盞熱茶,坐在窗欞上欣賞這紛飛的雪,欣賞這三年來,長安的第一場雪落。一陣風過,屋簷角落懸掛的玲瓏扣叮咚作響,那玲瓏扣似是有些年頭了,細看還有一道微微裂痕,但好在叮咚作響的玉聲依舊清脆。。

恰逢梨花若雪時閱讀最近章節
白荼靡音遠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1: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如果你不喜歡這樣,這不適合你;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評論。然而,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這時我就想,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於是,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但當時,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衝突”,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即使有,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力量幻想。 不過,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就像我說的——我寫作是為了好玩。 2: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我確實想改進,所以歡迎你的批評。隻是不要太苛刻——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 3: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並且以後是最強的,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那裡總是有一個“天外天堂”。 4:這仍然是一個WIP。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另外,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所以,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所以,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我對此深表歉意。 當然,當我進行更改時,我會釋出一個註釋。 5: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事實上,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
  • 宋朝月見一副畫像,隻因那畫中之人很像他,於是她孤注一擲嫁去了都城。 直到成親那日見到夫君的真實麵貌,她明白,自己賭錯了。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可是,為什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呢? 後再得見心上人,她得到了答案。他們是兄弟,而她那病秧子夫君,正是自己心念多年之人的弟弟。 宋朝月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岔路口,明明右邊就是正確的道路,她偏偏踏進了左邊。他離自己那麼近,兩人之間卻又最不可能。 她控製著自己,卻又感覺有一個絲線在牽著她往他那處去。 直到那夜,大雨傾盆,男人坐在榻邊,伸出大掌圈住宋朝月的手腕,那張臉不斷朝她貼近,“難道……弟媳念念不忘之人,是我嗎?” - 孟祈出身顯貴,十四歲進廣聞司,二十三歲掌都城幾十萬禁軍。 這樣一個人,隻要安分守己,餘生便可儘享榮華富貴。 可他卻偏選擇藐皇權、殺忠臣,世人皆說他心存謀逆。 在他終於被擒賜死後,都城百姓歡慶三天三夜,聲聲訴孟祈之罪狀。 然禍害遺千年,孟祈這個禍害又重活了一世。 彼時那個手刃他的女人宋朝月纔將嫁入孟家成了他的弟媳。 他覺得有趣,像看一隻籠中獸一般觀察著她,隻待有朝一日她按耐不住露出藏著的爪牙,便將其一擊斃命。 他假意朝她伸出手,她卻溫柔地舔舐他的傷口。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纔是那頭籠中獸,而她,是拯救自己的籠外人……
  • 原名相交線 這個世界奇詭,腐敗,屍橫遍野,人類隨著慣性苟活。 可也有人在這個世界相愛,太陽流照在他們的身骨,母親哄孩子在夜晚安然入睡,父親帶一家三口去遊樂園,男孩送給喜歡的女孩一束花。 我把這些細小的幸福刻進我的生命裡,想保留的久一點,再久一點,以此來彌補我失去記憶的缺憾。 誠如所見,我是一隻冇有過去的狐妖。